在「新农业」这个确定会爆发的市场里,谁会赚

在「新农业」这个确定会爆发的市场里,谁会赚

时间:2020-04-24 16:32 作者:采集侠

「打药无人机从曾经的十多万,降到三五万,现在又降到两三万,加上政府补贴,可能一两万就能买一台。农忙时用无人机给农民打药,生意好的时候可能几天就收回成本,现在做什么生意能这么快?」

黄鹏是国内第一波吃到无人机红利的人,他曾在北京做过一个航拍工作室。后来航拍生意挤兑,他转做农业无人机飞防。在农村见得多了,索性自己承包田地干起农场。在他看来,科学种植是件大有可为的事。

「现在农民还是靠天收,不懂用技术。科学种植的话,用不了几个人,照比传统种植来说,产量还更可观。」

黄鹏选择自己承包农场,主要是看到了一个结构性缺口:农村人口减少,政府鼓励土地流转,科学种植技术已经成熟。这三者加在一起,给像黄鹏这样的新一代农场主提供了机遇,也从需求层面激发了智慧农业的加速落地。

「现在智慧农业技术已经很成熟了,什么时候能落地,主要取决于经济账什么时候算得过来」,空间数据公司「大地量子」的合伙人黄彦翔这样判断,「从去年开始无人机的帐就能算过来了,物联网也快了」。

无人机飞进农场

「现在农村没有人种田了,年轻人随便出去打工都能赚个几千块一个月,谁也不愿意务农」,黄鹏看到目前居住在农村的,老幼居多,这就意味着很多家庭的地都荒着。

近几年,政府推行土地流转制度,成立土地流转市场,方便小地块集中。配合土地确权,也就是经营权和承包权的确认,农户更方便将自己拥有经营权的土地承包给他人。这样一来,像黄鹏这样懂科学、善用技术进行精细化种植的新一代农场主得以施展。

黄鹏承包了 1500 亩的土地,像他一样的家庭农场大多有三五百亩。在如此大的地块上搞种植,人工是个问题。耕种和收获有播种机和收割机,打药浇水施肥在以前则往往依靠人力。

2018 年开始,国内出现了大量的游散无人机打药队。用更专业的名词来说,叫无人机飞防队。这些打药队规模小的有三五架飞机,规模大的有几十架,他们大多游走在家乡附近,农忙或者病虫害来袭时承接无人机打药服务。

极飞农业无人机正在进行果树飞防作业 | 极飞科技

「现在在我们县,十来小孩都知道天上飞的是打药的飞机,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」,黄鹏这样形容如今乡间的场景,而这样的景象在两年前还不曾出现。 

打药队的大规模出现意味着无人机植保技术开始落地,这是一个三方交汇的过程。无人机价格大幅下降,同时打药质量稳步向上,加上农民的需求日益增加,三者相会,来到了一个爆发的临界点。也就是说,这笔经济账在 2018 年开始算得过来了。

无人机打药平均飞行十几分钟就要充一次电,最开始电池的充电技术和冷却技术没有那么好,需要随车带着八到九组电池循环供电现在只需要两三组就好」,黄鹏对无人机技术的精进感到惊喜,「而且现在是傻瓜式操作,可以一边飞,一边手机切个屏看剧,都不会撞到树上。」 

农忙时到处找飞机,是黄鹏的日常。「比如我们这边的大农场,8 万亩地,要帮他一天打完你得找 160 架飞机。而且必须得用飞机,用人根本打不过来。」 

黄鹏算了一笔账,人工打药每人每天至多 10 亩地,8 万亩地要想一天打完需要 8000 个人。农时不等人,到了打药的日子或者病虫害来袭时,需要在一两天之内完成作业。这也就意味着,对于大地块来说,无人机打药已经不是新科技,而是刚需。

农民会算账

一方面,无人机解决了缺人打药的问题;另一方面,无人机打药的效果还比传统人工要好。

人工打药可能会重复喷、漏喷,药剂的多少也无法精确控制,无人机从作物上方喷洒高度雾化的药液,打药过程全部数字化,全程可监控、可追溯。黄鹏曾做过一次实验,人工打药一般需要八小时甚至一天的时间才会发生虫害中毒的现象,而无人机打药只需四个小时。

相比于大田作物,果园以及山地作物更是无人机发挥优势的领域。对于果园来说,由于果实位置高,人工打药困难,且容易发生药物中毒的现象。山地行走不易,农民背着重达几十斤的药箱攀登更是难上加难。